鹤先生不是兔子

您安,这儿鹤免/程煜。
腾讯3028847774,有事或者扩列戳这个。

记忆.1

※裘佣.高亮,是裘佣不是杰佣也不是裘杰。


「我见过你.」

——————


    那是一个夏夜,漫天静谧繁星伴着地面蝉鸣,晚风吹拂带来丝丝凉意。

本该纷纷归家的小镇居民纷纷涌向广场中心,那里搭起了红白交织的马戏团帐篷,五彩的灯光直冲天空划破那黑夜惊扰了沉睡明星。

    奈布·萨贝达跟着他的长官来到此处,在那位长官鼓励的眼神下走进了那个帐篷。长官说那个帐篷里是孩子的圣地,里面充斥着欢乐,正适合还未成年的他。

    然后?萨贝达接受了长官的好意,趁着队友们休息的时间去观看了演出。

    小丑滑稽的动作惹得孩童发出银铃笑声,杂技演员卖弄着他们高超的技巧,引得观众惊呼。他们都说这是英国最棒的马戏团的巡回演出。忽然,钢铁碰撞木板的声响突兀响起,只见一位面上画着哭泣妆容的小丑一瘸一拐地走上了台,还不忘摇着手里的音乐盒。

    微笑小丑见哭泣小丑上场,动作更显夸张,他捏住了自己红色的鼻子对着哭泣小丑拍了拍屁股又摆了摆,搏回了观众停留在哭泣小丑的视线。帐篷内外又充满了欢快的笑声。奈布盯着台上哭泣小丑的双眸,冷硬唇角更是下撇,这种被周围人嘲笑的感觉对于那位哭泣小丑来说肯定十分痛苦,于是他缓缓勾起了唇角,给了哭泣小丑毫无嘲弄意味,真诚且尊重对方的微笑。

    这个笑颜对于裘克来说是一个难得的珍宝,瘸了腿的他再也无法做一些高难度动作搏得观众视线和欢笑,被微笑小丑压抑着的他得到的永远只是观众或怜悯或嘲弄的笑容,而今天,他得到了一枚暖心的笑容——即使那枚笑容的主人是一位廓尔喀雇佣兵。


“奈布,我们该走了。”


军官找上了正看得津津有味的奈布,告诉他战争将在后天爆发,他们必须尽快赶去前线。

   匆忙之下奈布只得望着裘克道声再见,并朝他大喊:“我会再来看你表演的!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奈布!奈布·萨贝达!”奈布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喊,或许是那位哭泣小丑见自己要离开时黯淡的神情令他喊出了这句话。不过这句话没过多久又淹没在了观众的喝彩声里。不知道裘克有没有听见,但奈布此时只能离去。

    裘克望着那位雇佣兵离去的背影,握紧了手中的音乐盒,那句承诺清晰地传入他的双耳,令他眼神火热。


“奈布·萨贝达?”


“记住你的约定。”


我流佣兵

算是给各位避个雷。

奈布萨贝达是个上过战场的士兵且家境清贫,所以即使是弹簧手时期性子也不会是软软糯糯的跟个普通小孩一般。所以从现在起我的笔下不会有一个懂得并且经常撒娇的佣兵。

现在起我会把佣兵大体分为四个时期来描写。

新兵软糖

耿直兵哥

炫酷佣兵和人皇黑心老大哥

他们简单点描述就是守序正义,守序中立,混沌中立和混沌邪恶。

当然对于老大哥我还有些别的想法,不会变成恋爱脑ooc老大哥。恋爱脑极少。

[杰佣]玫瑰与尖刀.4

时隔多月再次更新。

非常感谢某位催更人士,他让我想起了这篇坑。

这一篇没有聊天流。解释一下奈布现在还是个直男。

————————————

“萨贝达先生!这次也要拜托你帮忙拖延时间了!”

艾玛充满活力的声音在奈布耳边响起,唤回了一直在神游的人。对方信任的话语使奈布重新拾起了破碎的神志,他深刻的感觉到了一种解放感。从昨夜那道黑影离去之后,到现在彻底爆发的解放感。

那个风华万里,刚毅坚强的雇佣兵,又回来了。

他双肘抵着桌面拇指按压太阳穴,再睁眸时那万千星辰重新回到了他的眼中。

游.戏.开.始。

看着其余三人奔现密码机和狂欢之椅的背影,奈布萨贝达如同往日一般走向了一个窗户翻过去。心跳声逐渐响起,是监管者被吸引了过来。他躲在墙壁后面头微侧小心观察,眼见着红光出现奈布毫不犹豫地推板砸中对方。终于看见那人正面却发现是那个身形高大的虚伪英伦绅士,甚至可以称他为变态 。

杰克的面具被他砸下,苍白而故作严峻的神色掩饰不了那副躯壳下的颓废。

“wel...瞧瞧我又碰见了谁 ...”

磁性的男音对奈布来说简直是道催命符,是尖刀,是火焰。
喉结滚动冷汗自奈布额间滑落,往日被囚禁的种种画面再次浮现眼前,男人的低喘声与自己放荡的呻吟萦绕耳畔,那段屈辱的记忆无时不刻提醒着奈布。

他曾像条狗一样在这个男人身下承欢。

“Nebu......Sabeta.”

————————————

这次游戏结束,艾玛和其它二人都十分开心。唯独那位穿着刺客披风的雇佣兵面色苍白抑郁,甚至让他找上了庄园新来的一位小姐。

“oh...god....萨贝达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女性特有的温和声线大大缓解了奈布处于极度紧张状态的情绪,他抬起了头,身形恍惚了会儿才调整好对身体的控制权。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

“薇拉小姐,我需要你的忘忧香。帮助我忘记些令我恐惧的东西。”

[杰佣]玫瑰与尖刀.3

我最近脑洞一来了就什么都收不住了。
这样,热度如果上了300我就开我人生第一车,人生第一次炖肉.[就靠这个热度哈哈哈哈哈是绝对不可能达到的。84个fo了十分感谢喜欢w,等到100fo了欢迎大家点梗√]

————————————
[尖刀]——奈布.
[玫瑰]——杰克.
[我女儿最可爱]——厂长
[拆拆拆]——园丁

————厂长园丁小窗————

[拆拆拆]:爸爸,为什么最近都不见杰克上场了啊。

[我女儿最可爱]:.......

[我女儿最可爱]:艾玛,爸爸告诉你一件事。

[拆拆拆]:怎么了吗?爸爸

[我女儿最可爱]:杰克最近精神状态很不好.

[拆拆拆]:为什么啊?

[我女儿最可爱]:因为他喜欢你们那边的那个佣兵,不过好像把他吓走了.

[拆拆拆]:什么...他喜欢萨贝达先生?

[我女儿最可爱]:没错.

————园丁奈布小窗————

[拆拆拆]:...奈布,你在吗?

[尖刀]:?

[拆拆拆]:我从我爸爸那边得到一个消息。有关于你。

[尖刀]:怎么了吗?

[拆拆拆]:杰克喜欢你.

[尖刀]:....好的。
——————————

奈布望着手中正发着光的屏幕有些发愣,艾玛给他的消息太过于让人震惊,导致他暂时还没消化完这个消息。

[杰克喜欢自己.]

这个消息落在静如死水的心湖中,惊起了层层涟漪。
被囚禁在地下室里暗淡无光的记忆在奈布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脑子里回荡,身体被强制性的侵犯,耳边是那人不知羞的恶劣侮辱。
奈布总认为这是杰克给自己的报复,却未想到那位英伦绅士竟然喜欢自己。

他也许该跟杰克好好谈谈.

————杰克奈布小窗————

[玫瑰]:小奈布,你为什么要逃跑呢?

[玫瑰]:难道是那个笼子不舒服吗?下次把你禁锢在我怀里好了.

[玫瑰]:下次再让我抓到你,你就逃不了了。

[玫瑰]:今天你怎么没上场.

[玫瑰]:你还是没上场。

[玫瑰]:为什么都没有看到你,我听他们说每次上场都看到你了。是在躲着我吗?

[玫瑰]:你逃跑了之后我每天都在想你...

[玫瑰]:我喜欢你

[玫瑰]: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我的小奈布.

[玫瑰]:...回来好不好.

[玫瑰]:我今天找到了一个好地方,晚上见,甜心。

——————————

他终究是不敢与杰克对话,手机里连着几天不断的消息无不透露着疯狂病态的爱意,以及那最后一条消息让奈布心惊。

待到夜幕降临,沉睡中的奈布恍惚间听到了什么声响,这使他联想到了今日杰克给自己发的信息,便立马惊醒,不出所料窗户遭到强烈拍击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手机上也接连不断地出现对方给自己发的信息。

————杰克奈布小窗————

[玫瑰]:我来了

[玫瑰]:我来找你了

[玫瑰]:你醒了吗,给我开开窗吧

[玫瑰]:不然我便自己进来了。

————————

天杀的.

奈布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不醒过来还可以无视这一切,但现在貌似不行了。
他的手在屏幕上飞快的敲击,回复对方信息。

————杰克奈布小窗————

[玫瑰]:dear.

[尖刀]:....

[玫瑰]:...你终于回复我了。

————————

窗边的拍击声渐渐淡了下去,这个信号让奈布松了口气。但没过多久拍打窗户的声音变成了撞击,其中夹杂着杰克哼唱特有的小调,似乎外面的那位越发坚定了进来的心思。

甘霖娘。

奈布火气也上来了,现在就像个要爆炸的炸弹,恐惧这些东西都被抛在了脑后。

————杰克奈布小窗————

[尖刀]:杰克。

[玫瑰]:再等等你就可以见到我了。我也可以见到你。

[尖刀]:杰克,你这样追不到我的。

[玫瑰]:哈....甜心你在说什么?

[尖刀]:我是说,你现在的爱只会让我感到恐惧。

[玫瑰]:...可是,可是我爱你啊。

[尖刀]:爱一个人就是让那个人感到恐惧和害怕?

[玫瑰]:不..我.

[尖刀]:那你可真棒棒,你进来,把我带走或者施行侵犯,我不仅不会爱上你,还会一辈子的厌恶你,恨你。

[玫瑰]:我只是,我只是...

[您的好友尖刀已将你屏蔽。]

————————

我只是想看看你。

[杰佣]玫瑰与尖刀 2

聊天体与正剧结合。

本章微裘佣向。
雷者慎入。
其实裘克也帅气?
朋友,吸裘佣吗?

杰克没出场emmm...

[拆拆拆]——园丁
[尖刀]——奈布
[玫瑰]——杰克
[我的电锯呢]——裘克
[我瞎听不见]——盲女
[血月]——红蝶
[行走的狂欢之椅]——蜘蛛
[flyyy!]——空军
[医者“仁”心]——医生
[敲敲打打]——机械师
[我头铁,不怕]——前锋
[能言善辩]——律师
[Luckly Dog]——幸运儿
[打光师]——慈善家
[影分身之术]——魔术师
[缩小——!]——冒险家

—————监管者聊天室—————
[血月]:我说,逃生者那边最近很热闹。

[行走的狂欢之椅]:他们什么时候不热闹.。

[血月]:诶——小蜘蛛不知道吗?他们这么吵闹的原因是因为杰克带回来的那只小宠物吗?

[行走的狂欢之椅]:当然知道了....杰克会这么做也是让人吃惊。

[我的电锯呢]:你们不觉得那个家伙快要死掉了?

[血月]:确实,今天早上我去看他就发现他的眼里只剩下麻木。

[行走的狂欢之椅]: 杰克做得过火了。

[我的电锯呢]:今天是杰克当班对吧?

[血月]:对的。

[我的电锯呢]:那我把他放回去。

[行走的狂欢之椅]:这样杰克不会生气吗?

[血月]:杰克又打不过裘克。

[行走的狂欢之椅]:快去,快去。

————————————

地下室的幽静处境使得裘克的脚步声被无限地放大,他走入这间密闭空间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那座锁住名为奈布.萨贝达的逃生者的鸟龙,漆黑铁杆之间间隔的空袭只够人伸出一只手,笼中人儿赤裸身体,肌肤上满是杰克留下的斑驳吻痕。

裘克以前是见过这位笼中人的,在那局游戏里,奈布不像现在这样失去了活力,那个时候的他生命是多么的鲜活有力,一双星眸也满是璀璨星河。
在所有跟他玩这种猫捉老鼠游戏的逃生者当中,他奈布.萨贝达,是唯一获得裘克认可的人皇。

然后昔日的人皇,因为一次不慎皮断了腿,变成了现在被折了翅膀的,笼中鸟。

“奈布.萨贝达。”

裘克用许久未用的电锯强行打开了牢笼,笼中人儿在他接近的情况下往后缩了一瞬,一双眼睛里满是对面前另外一个屠夫的不信任与恐惧。

“你..要干什么?”

许久未喝过清水这使得奈布的嗓子满是干哑——要知道他的肚子里除了1/3是人类必须吃下的食物和少许清水。其余全都是那个名为杰克的恶魔,下体所分泌的肮脏排泄物。

裘克莫名看不下去这个小家伙被磨去光彩的样子,便砍断了束缚对方自由的铁链。

“你可以走了。”

如此美妙的话语于奈布耳畔响起,他坚持了许久,从未使用过(除了被做哭)的泪腺再也控制不住,生理盐水就这么顺着面庞滚落。
面前有一只手给自己递上了以前的衣服。奈布觉得也肯定机会到了。
逃跑的机会到了。

...

“...谢谢。”

“不用谢,以后不要再失误了。”

站在大厅门口,奈布转过身看着那位有着红发,并且帮助了自己的监管者,心情十分放松,面带微有些疲惫却满是感激意味的笑容伸出了他的手,轻轻抱住了红发监管者的腰。活力重新回到了奈布的身上,曾经劝退监管者的奈布.萨贝达,重拾了他对生活的期待。

离别时,他说了什么?

“裘克...谢谢你。”

还附带了一个毫无情色意味的亲吻。但这个举动使裘克在回去的路上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问题。

他硬了。

————逃生者聊天室————

[拆拆拆]:佣兵先生怎么还不回来啊。我都想他了。

[我瞎听不见](语音)...我用感知能力覆盖了全军工厂地图也没发现他。

[拆拆拆]:(语音)没事没事,下次我们去看看医院有没有奈布先生。

[尖刀]:我回来了。

[拆拆拆]:@全体成员,奈布回来啦!

[拆拆拆]:欢迎回来!

[flyyy!]: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呜呜呜。

[尖刀]:别哭啊...我回来了.

[医者“仁”心]:奈布先生回来了这是太好了。

[Luckly Dog]:呜呜呜奈布终于回来了,有人溜屠夫了。

[我头铁,不怕]:欢迎回来!兄弟!

[秘技——变小]:回来啦....回来就好...呼...

[能言善辩]:奈布,我们都很担心你。

[打光师]:你不回来我打光都没意思了。

[我瞎听不见]:(语音)欢迎回家,先生。

[影分身之术]:啊——终于回来了啊,奈布。

[敲敲打打]:!!!啊啊啊啊回来了啊啊啊!

[尖刀]:是的,我回来了。

————————————————

哈哈哈哈杰克怕不是要被气死。
一回家发现媳妇不见了。

杰克:....好,奈布。下次我不[哔——]到你怀孕我就不是开膛手杰克

喜欢请点心心点推荐再点点关住√。
大家觉得裘克发现自己硬了之后会干什么呢?

[杰佣]玫瑰与尖刀 1

对话体小说:

[玫瑰]——杰克

[尖刀]——奈布.萨贝达

[医者“仁”心]——医生

[拆拆拆]——园丁

[Lucky Dog]——幸运儿

[一钩毙命]——鹿头

[我的电锯呢]——小丑

[我女儿最可爱]——厂长

———————逃生者聊天室————————

[医者“仁”心]:Hey!guys.你们听说了吗?

[拆拆拆]:什么什么?

[Lucky Dog]: 前排围观。

[医者“仁”心]:我们酷酷的佣兵小哥失踪了。

[医者“仁”心]:自从上上上上一局游戏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了。

[拆拆拆]:是啊是啊,好担心他。

[Luckly Dog]:没有萨贝达先生以后我们的游戏谁去引开监管啊。

[拆拆拆]:这是个问题。

[医者“仁”心]:喂喂喂你们能不能有点良心,萨贝达先生可是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了诶!

[拆拆拆]:抱歉...艾米丽,可是我们找不到他啊,怎么办。

[Luckly Dog]:要不我们下一次游戏去找找看?

[拆拆拆]:这是个好办法,我去问问我爸爸。

[医者“仁”心]:拜托你了,艾玛。

————————厂长艾玛小窗——————

[拆拆拆]:爸爸!我问你个事。

[我女儿最可爱]:怎么了?女儿。

[拆拆拆]:爸爸你最近有看到奈布先生吗?

[我女儿最可爱]:是那个佣兵?

[我女儿最可爱]:....

[拆拆拆]:爸爸怎么了?

————————监管者聊天室————————

[我女儿最可爱]:杰克。

[玫瑰]:?

[我女儿最可爱]:你该把那个佣兵放回去了。我女儿在问我看没看见那个家伙。

[玫瑰]:不行,小猫儿的爪子还没被磨掉,现在就放回去..可不行。

[我女儿最可爱]:...这个方面我管不了你,但逃生者那边你可别玩脱了。

[玫瑰]:放心,我自有分寸。你跟他们说没看见奈布就好了。

[一钩毙命]:杰克,我建议你还是抓着点度数,别太过。

[我的电锯呢?]:确实,昨晚你们的动静太大,都把我吵醒了。

[玫瑰]:好的,我以后会注意的。

[我女儿最可爱]:你真的要把他调教成你的宠物吗?那样的他不会失去当初最吸引你的东西?

[玫瑰]:...

[玫瑰]:我必须这样。

————————厂长园丁小窗————————

[我女儿最可爱]:抱歉..艾玛,我们这边也没看到那位佣兵。

[拆拆拆]:..好吧。

————————逃生者聊天室————————

[拆拆拆]:我爸爸说没看到诶。

[医者“仁”心]:怎么会...

[Luckly Dog]:萨贝达先生究竟去哪儿了呢?

[尖刀]:救我。

[Luckly Dog]:!!!萨贝达先生出现了!

[拆拆拆]:你在哪儿?!

[拆拆拆]: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医者“仁”心]:奈布!你说话啊!

[拆拆拆]:萨贝达!

[拆拆拆]:萨贝达先生!你怎么不发信息了?!

————————地下室大型鸟笼——————

“我的小奈布。”

趁着那位英国佬离开时间双手够到自己手机刚发完求救信息那个长方体的东西便被一只冰冷的手抽去,奈布僵硬着身子回过头仰视那个进了这个锁住自己的笼子的家伙眸中满是恐惧。
身子后腿腹中的黏腻物因为运动从后庭缓缓流出。脚腕毫不犹豫被抓住齿贝轻咬唇瓣颤抖着身子不敢说话。

“这样不乖的举动,小奈布可是要受到惩罚。现在,坐在我腿上,取悦我。”

[瑞嘉]M O O N.6.

瑞嘉

魔女梗

我..我...我.....

嘤...
——————————

“精灵的吟诗在口中传唱。”

“迷雾里的海妖歌声嘹亮。”

“不老魔女的发扬。”

“恐惧使人类发狂。”

格瑞沉默不语地看着坐在马车上正唱着歌的嘉德罗斯,陌生的歌词使其茫然,而嘉德罗斯毫无形象可言地躺在马拉的板车上,嘴里叼着草根,双腿腾空前后轻微摆动,好不悠闲。

悠闲到让格瑞怀疑这次行动倒地是去郊游还是去捣鬼天盟的老巢。

现在二人都早已换去了原本常穿的衣物,换成了普通农民衣物,现在那衣服表面还有些泥块。也许是自幼家教良好的格瑞实在看不下去嘉德罗斯现在的一副二流子样。才出声提醒了一下。

“嘉德罗斯,注意形象。”

“...扮农民就要办像点,不然破绽太大容易吓跑别人。”

抬腰直立身子望向那个中规中矩坐在板车中央的银发男子,嘉德罗斯嘴里的草根就没吐出过。
活像个无赖,直白点就是地痞流氓。

格瑞:这话说得好有道理但是我不听。

待天边艳丽黄昏美景换成璀璨星河
,马儿终于来到了二人所要开始行动的目的地。
刚下地嘉德罗斯就忍不住扶了把僵硬的腰身。平常十分钟不到就可以到达的地方现在必须用上几个小时的事实让嘉德罗斯的心情很不美好。
怪不得人类的做事效率那么慢。

他们来到的小镇正值夜幕繁华时,夜市美食香味弥漫整条街道,星火光芒点缀其间,有种朴稚的美感。
二人来到一家旅馆,旅店前台看见二人的服饰也并未露出什么巨大的反应,但看似礼貌的言行下还是带了些许轻蔑。

“二位客人,您要订房吗?”

“一间双人间。”

“好的,需要10银拉.”

这位前台本以为面前的两位农民会转身离开,却未曾想到面前的金发男子从口袋里逃出了十个银拉排在桌面。

好吧,看来面前的二位不是什么普通农民。

等到二人来到房间已经是深夜。体验了什么叫人类奔波的嘉德罗斯感觉全身骨头都快散架。
然后我们的格瑞就看到了一种名为嘉德罗斯瘫的动作。

那位大爷下半身摆在床面,上半身则瘫在地面,全然一副放飞自我的颓废样。

“嘉德罗斯...”

“嗯..?”

“注意形象。”

————————
“嘉德罗斯。”

“嗯...?”

"注意形象,屏幕外面还有你的迷妹在看。"

自己的沙雕改图哈哈哈。
半成品
水印是在保存原图的时候落下的,证据p2。